• 一直是一个挺冷漠的人,出门在外这么多年,自己主动打电话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.

    基本都是家里打电话过来嘘寒问暖,末了妈妈偶尔也会加上一句:狗日迭,电话都不打一个.

    我总是很惭愧,因为确实忘了.

    发现真的没有多少时候,自己曾经想念过哪个地方,思念过哪个人.

    冷漠地忘记,对我来说无比简单.

    有人说,社会的冷漠是因为政府准备承担所有责任;

    有人说,人之所以冷漠是因为自己不准备依靠他人.